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老虎机备用网址

时间:2019-12-09 10:46:37 作者:利来国际备用域名 浏览量:51811

老虎机备用网址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图

老虎机备用网址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老虎机备用网址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老虎机备用网址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十六浦备用网站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皇冠信用备用网址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皇冠投注备用网址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皇冠最新新2网备用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

东方夏威夷娱网备用网站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

相关资讯
e世博备用网

“基督徒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你读圣经就可以了,世上的知识、文化都是属于撒旦的!”不知道基督徒是否听过类似的言论,乍一听貌似有道理,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公众号平台“教会微刊”曾发表相关文章,阐述了知识与文化在基督信仰中的位置、知识与信心的关系和真正的基督信仰不是迷信等问题。

一、知识与信仰

作者张威在在其文章《浅析知识与信仰的关系》中说:“知识不等同于信仰,但是知识是建立信仰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威引用众多神学家的观点指出,基督徒的信心包括三个部分:认识(知识)、赞同(相信)和信靠,三者缺一不可。其中,知识是信心的基础,并且作者认为,知识所依据的就是圣经。

1、认识(知识)

张威指出,很多基督徒和教会受到反理智主义和中国独特的神秘主义民间宗教的影响,一直排斥知识和理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有人不理会经文背景,引用“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 8:1)的经文为自己的反理智辩护。

事实上,所有的敬虔都源于真理,即源于对神的真切认识,一个空洞的大脑永远产生不了对上帝的热情和敬虔的生活。无知识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不认识真正的上帝,所敬拜的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上帝。

圣经中相关的经文有:“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 8:32)“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何 6:3)。“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2、赞同(相信)

然而拥有知识并不代表拥有信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张威指出,这句经文说明信心包括两部分:知道、相信所知道的。

因此,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拥有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但因为他们头脑的认识到心灵的回应中间有许多的障碍,没有很好的进行过渡而无法相信。基督徒不仅需要知道许多关于上帝的知识,基督徒还必须相信所持有的知识。

3、信靠

除了知识和认同,还要加上一样,就是信靠。张威指出,只有前二者远远不够,撒旦也是相信和认同上帝只有一位的,但却是恐惧战惊(参雅 2:19),撒旦并未信靠上帝。

张威借用神学家的理解解释信靠的定义说,信靠上帝就是接待基督(约 1:12),到祂这里来(太 11:28-30),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来 7:25),服从基督,以祂为主,愿意顺服。真的信心一定要是活的信心、顺服的信心、有行为的信心,不然就是死的信心(雅 2:14-26)。

最后,作者总结说,信仰不仅仅包含清楚地认识神,更重要的是藉着所掌握的知识和真理来信靠祂、爱慕祂。

二、基督与文化

美国神学家费约翰(John Frame,约翰·弗瑞姆)曾撰写《基督与文化》等相关文章,将文化定义为“我们对上帝的创造所做的事情或者是上帝透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文化是人类对文化使命的顺服或者悖逆的回应,这文化使命就是上帝命令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并且治理全地”。

费约翰认为,自从罪进入世界以来,文化是传达出一种对上帝的不信和悖逆。但是因着上帝的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文化当中也是有很多良善的一面,因为耶稣救恩的传递,基督的影响力带进世界的各个文化当中。

费约翰引用了理查德·尼布尔(H.Richard Niebuhr)所著《基督与文化》一书中提出的基督与文化的五种模型:1、基督反对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 of culture)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 aboveculture)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in paradox)5基督改造文化(Christ thetransformer of culture)。

1、基督敌对文化(Christagainst culture)

这一种观点辨识出属灵征战的真实性。费约翰指出,在基督和世界、信徒与世界之间一直以来存在一个对立和对抗;然而,很重要的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圣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耶稣差遣他的门徒进入到这个世界(17:11-18)。费约翰说: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保持平衡非常困难。

那么, “基督反对文化”吗?作者认为,从一个方面来说,文化和世界不是同源的。文化是一个比世界更广的词语,世界是文化当中怀的那一部分。作者认为,基督反对世界,这是对的;基督反对文化,则是错的。在文化当中有许多需要反对的,但是上帝没有呼召基督徒反对文化本身。

2、基督属于文化(the Christof culture)

第二种观点辨识出在文化当中有好的一面。中世纪的思想家彼得·阿伯拉尔(PeterAbelard)和跟随十九世纪的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的自由派新教徒把基督表述为一个道德教师,认为基督没有反对人类文化,相反,他教导的是人类文化传统中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但是事实上把耶稣只是限定在他与人类文化共享的那些事情上面是不符合圣经的。进一步来说,“属于文化的基督”的定位趋向忽略合乎圣经的罪的教义。

3、基督超越文化(Christabove culture)

第三种观点辨识出即使是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基督也是与他们不同的。这种观点辨认出基督和文化是不同的,并且认出两者都有良善。罗马天主教教会在某种程度也采用他的一些观点作为官方哲学。在罗马天主教的核心之处,是存在这自然和恩典的区分。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恩典是上帝赐给人类在自然之上的特殊恩赐。

作者指出,在圣经当中,自然和恩典是难舍难分的。恩典不只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一个对自然的补充。相反,没有恩典,天然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基督徒必须理解文化。索多玛和俄摩拉,推罗和西顿和罗马书一章的堕落证明了没有基督,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4、基督抗衡文化(Christ andculture in paradox)

这个观点比第三种更加辨识出了文化的罪恶一面。这个观点的核心在于上帝实行“双重的主权”。他有两个国度。他在教会中以一种方式来统治,对普遍意义上的世界是另一种方式来统治:“在教会当中,上帝是透过基督的工作和赐下圣灵来统治,透过罪的赦免和生命的信心和传达爱和恩典。”

但是作者认为,在上帝的主权中存在着统一性。并且“两个国度”的教义中更严重的问题是宣称了一个分离主义。存在着世俗价值和宗教价值,世俗标准和宗教标准。

5、基督,文化的改造者(Christthe transformer of culture)

费约翰支持的就是这第五种观点,基督徒应该寻求按照上帝话语的标准来改造文化,也就是说,基督徒应当把上帝的话语应用在工作之中,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或吃,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

作者认为,基督徒一直以来对文化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把地球转变为天堂,或者把世界转变为教会,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好的事情。

作者指出,寻求以这种方式改造文化并不意味着试着脱离上帝的恩典来拯救这个世界,一个改造的进路并不是假定一个在堕落社会中有可能性的不现实的乐观主义。他举例说,把基督徒的标准应用在艺术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艺术作品变成福音宣传页。此外,一个翻转的进路不是意味着每一个人类活动(管道维修,汽车修理等)都需要一个基督徒很明显的参与到其中,与非基督徒参与的同一个活动只是表面的不同。基督徒还应当在各自的领域足够谦卑的尽可能的来学习上帝赐给不信之人的知识,但是也应当经常的在真实上帝的知识基础之上来挑战它。

三、信仰不是迷信

没有建基于圣经的正确知识和真理之上的敬拜,只是拜偶像和迷信式的敬拜。章迦勒曾撰文解释信仰与迷信的不同。那么,基督教是不是迷信呢?与国内的一般定义不同,迷信(英语:blindly worship)一词,并不限于迷信鬼神, “迷信”的含义更多的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是指人对事物的一种痴迷信任状态。因此,理论上,人类对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着“迷信”的观念。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未经研究考证就接受“无神论”也是一种“迷信”。

相反,一个人听说了一种从未听说过的,但是据说值得相信的信念,却愿意认真仔细的去探索追求,后来发现这个信念实在很有道理,而愿意相信时,那就不是迷信。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称基督教为迷信的人是否曾认真了解过基督的信仰呢?作者指出,信仰与迷信的区别,关键是否经过认真理性的思考。

如此再看基督信仰,其本身并非迷信(虽然的确存在不求甚解甚至是反智的基督徒)。章迦勒解释,从耶稣基督降生至今的这大约两千年之间,大多数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及科学家、甚至是音乐家、艺术家,这些求知者,他们都是基督徒。

更何况基督教为人类提供了生命整全的指引: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人生的意义何在;你我当依靠什么,才能活出丰富,美满的人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

热门资讯